欢迎访问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
首页 曝光台 离岸社团、“山寨”社团 媒体报道 通知公告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 : 首页 > 警示曝光台 > 通知公告
  • 发布时间: 2018-08-21

     

    哪些“大帽子”文艺社团是“李鬼”

    ──山寨文艺社团调查

     

      您听过“国际一级诗人”称号吗您知道中国的赋帝﹑赋后都是谁吗您收到过中国书法家协会破格入会的邀请函吗“山寨社团”的世界是一个令人咋舌的存在在这里似乎一切皆有可能。所谓“山寨社团”是指一些冠以“中国”“世界”等“大帽子”的社团组织多是在境外登记的“离岸社团”与国内合法登记的全国性社团名称相近甚至相同。虽然它们名义上是非政府组织但其以肆意敛财为主的本质显然与非政府组织非营利性的宗旨相悖。

    如何成为“国际一级诗人”

      今年3月由世界汉诗协会(以下简称“汉诗协会”)等主办的“三峡国际旅游诗会暨第三届当代诗歌邀请展”在湖北宜昌举行。会上8人被授予“诗博士”称号10人获“国际一级诗人”“国际二级诗人”称号15人获“中华诗词文化传承人”称号。这样一则几乎没有主流媒体关注的新闻即使在半年后翻出来依然吸引眼球。

      耐人寻味的是早在2016年7月汉诗协会就出现在民政部曝光的第九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之中。躺在名单中的这两年汉诗协会依旧活跃。2017年3月第六届世界汉诗大会在香港举行。这场被主办者誉为“预示着中华诗词文化的春天将要到来”的“盛会”参加人数逾千人但在亲历者的口中却呈现着另一番景象。作为福州代表团的团长网名“独孤行吟FA”的某先生表示他组织了自己所在诗社26人参加大会。“除了当天参加了一会儿组织形式乱糟糟的‘大会’之外几乎是全程购物。”他直斥主办者为“诗痞”。“港澳关你三两天收尽澳元与港元。几日爬回大陆架已是瘦骨及黄颜。”这是他在回程火车上所作的诗。

      另一位参会者透露主办方事前承诺仅需交报名费400元活动期间不再收任何费用不强制购物。1030名“怀着对诗歌的虔诚之爱”的诗友从全国各地赶来。结果参会者还在从深圳入港的车上就领教了强制购物的厉害。一位张姓导游声色俱厉地说﹕“你们到这里就要听我的。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大会反正你们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不购物就给我下车去”张导游推销的是每盒380元的白虎膏和每盒390元的“马黛均衡”。在威逼之下每人都被迫选购了一份。重庆的张先生购买的是“马黛均衡”回家打开后才知是大约两克绿茶。

      但这祗是噩梦的开始接下来导游还强迫每人在免税店购物挨个儿收钱少则数百元多则数千元。到香港后安排了一整天用于购物先后到珠宝店﹑手表店﹑百货店等地。每到一个地方至少关起来两个小时不准出门非购物不可。在香港行程结束前导游竟然强迫每人给司机100元小费。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看到这里你或许觉得这不过是超低价旅游然后强制购物的升级版只不过披上了唬人的文化外衣。查阅一下汉诗协会的组织机构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协会的荣誉顾问﹑荣誉会长﹑终身会长﹑会长的名单中有不少当今学术界大腕儿和文艺界名人甚至有政府前官员。

      在执行会长和创始人周某的博客中赫然列着他与很多名人交游的文字和照片还有书信往来。其中不少人参加过汉诗协会举办的活动为活动站台。我们不能苛责这些名人缺乏甄别力他们或许祗是被一个诗界后学忽悠了并没有太在意活动的主办方是否在民政部登记注册。就连某县委机关报竟然也看走了眼在第四届世界汉诗大会召开后刊发了一则该县某中学毕业生“喜获世界级大奖”的消息这位毕业生获得的就是“中华诗词文化传承人”称号。

      周某何许人也能把这么多社会名流和平民百姓玩弄于股掌之中。网上资料显示周某1977年生于湖南桑植唯一学历是在一所全日制中专毕业。2002年在北漂期间他利用打工积蓄创办某文化艺术研究所。2003年在香港注册登记“世界汉诗协会”。随后的十几年间他在北京﹑西安等地的诗歌圈中辗转腾挪借船出海汉诗协会越做越大上当的人越来越多。他摸透了某些人的心思。他们希望加入诗歌组织﹑渴望获得荣誉但无法通过正规途径加入各级文联﹑作协等下设的专业协会。每次参会的费用几百元到两千元不等有的人甘愿出这些钱。不少文化人碍于面子被坑骗后耻于报警。而正牌儿协会拿他没辙祗能在自己的网站上贴出警示。

    谁是赋帝﹑赋后

      在汉诗协会的常务理事名单中我们发现了另一位周某的名字。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以下简称“中赋联”)执行副主席。在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上中赋联也是查不到信息的“离岸社团”只不过它还没有被列入曝光名单。

      打开中赋联的网站让人大吃一惊。俨然一个独立王国上面赫然写着赋帝﹑赋后﹑赋姑﹑赋宰等名号秩序井然。赋帝本名潘某1962年生现任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会长﹑中国古文家协会主委等。这些组织无一例外是自创社团。潘某还曾以赋帝身份“授予”屈原﹑宋玉﹑司马相如等数十位辞赋大家雅号。他和手下多年来以中赋联的名义忽悠了不少单位进行合作其中不乏知名国家和地方企事业单位以及高校。

      与周某一样年轻“有为”的还有一位黄某他的名头是中国诗词协会(下称“中诗协”)会长。据介绍他是一个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80后在北漂期间创立了中诗协。只不过中诗协办得没有汉诗协会“成功”。中华诗词学会(中国作家协会主管﹑民政部注册登记的全国性文学类学会)与黄某的草台班子祗有两字之差。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庆霖说山寨诗词社团繁多民政部公布“山寨社团”后初见成效。一次他们要在政协礼堂开会礼堂的负责人说你们是中华诗词学会还是中国诗词协会后者我们不接待。不过许多“山寨社团”被曝光后依旧招摇撞骗这让刘庆霖无可奈何。

    来自中国书法家协会的邀请函

      近期深圳市青年书法家协会有会员反映收到一份盖着中国书法家协会印章的邀请函。“中国书法家协会研究决定针对长期从事书法工作者推出了一个破格入选会员的政策”。不过上面只留了一个联系邮箱连电话都没有。得知此事后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文联主管﹑经民政部注册的全国性社会组织)紧急发表声明“任何个人﹑机构以中国书协名义发出入会邀请函﹑通知书或其他方式向书法爱好者索要作品﹑钱财的行为均属诈骗行为”。中国楹联学会(中国文联主管﹑经民政部注册的全国性社会组织)表示也收到过挂着学会名称举行评奖活动的举报。

      文艺领域是“山寨社团”的重灾区。民政部公布的每批“山寨社团”名单中文艺类社团都占相当的比例。2016年6月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在京召开了应对“山寨社团”问题专题研讨会。会上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顾立群表示不少人愿意加入“山寨社团”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些人在艺术上没什么水平希望加入看似高规格的社团获得奖项﹑证书给自己镀金。有些江湖“艺术家”靠着吓人的头衔赚得盆满钵满。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成员﹑秘书长高琴说“山寨社团”在行业内造成非常大的混乱。一些“山寨社团”和不明真相的单位长期合作开展活动导致这些单位误以为我们这些合法团体是假的。个别在合法团体任职的人员也在“山寨社团”任职客观上加剧了混乱程度。

      “山寨社团”几乎覆盖了文学艺术的各个领域其中书法美术则是重灾区之一。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对记者说这与这两个艺术领域的门槛较低有关。书画艺术比较有大众基础群众参与度比较高。相比之下芭蕾舞﹑钢琴﹑油画就很少看见“山寨社团”。因为这些艺术门类的门槛非常高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就没有发言权。在书画领域外行充内行鱼龙混杂这也与全民审美能力的严重缺失有关。

      陈振濂说拽着头发写书法﹑抱着人写书法的现象不时见诸新闻以丑为美的现象时有出现。我们的美育教育出了问题美育老师不是教给学生欣赏经典艺术品的能力而是急着教学生绘画写字等技术层面的东西。提高全民审美能力迫在眉睫。

      在监管层面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负责人表示民政部门决心很大﹑力度不小。目前全国各地已依法查处取缔非法社会组织300多个曝光和取缔是民政部门同时采取的打击举措曝光没有代替取缔也不会代替取缔。根据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对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进行活动的依法予以取缔没收非法财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我国出台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已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行。

      在执法层面确实存在困难不少非法社会组织没有固定办公地点往往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还有不少非法社会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活动线下固定活动地点很隐蔽导致民政部门对非法社会组织的打击存在发现难﹑取证难﹑查处难等难题。

      打击“山寨社团”需要一场“人民战争”。民政部负责人表示曝光名单既有利于民政部门发动全社会力量收集线索和证据也能达到震慑作用迫使不法分子终止行骗﹑尽早收手。同时也提醒社会公众在社会交往中提高警惕辨清“李逵”还是“李鬼”避免上当受骗﹑造成经济损失。(本报记者 郭超)

    来源:光明日报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察局、社会工作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