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文集

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指标)研究

谭永生

内容摘要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明确指出社会组织既是加强和完善社会管理的重要内容,又是公众参与社会管理、提供公益服务的重要组织载体。党的十七大报告更是把社会组织放到了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四位一体”的高度进行全面而系统的论述,并对社会组织在建设和谐社会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寄予了厚望。这充分说明了社会组织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的不可替代作用,实现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客观上需要更大程度地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因此,重视社会组织,加强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研究,充分发挥其在经济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积极作用,对于最大限度激发全社会创造活力、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对于加快推进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和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我们通过对我国社会组织发展与宏观经济水平之间的实证分析得出以下结论:GDP总量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将带来社会组织数量增长0.693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将带来社会组织数量增长0.8507个百分点。

于对社会组织内涵的把握,在科学的指标编制原则基础上,我们运用定性与定量分析、统计资料和抽样调查相结合的方法,从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系入手分别提出了“过渡型、理想型”两套兼顾当前与未来,基础与提高,既有一定普遍意义,又能突出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指标体系。

第一部分   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指标)研究概述

一、 研究的意义及目的

(一)研究的意义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体制、社会结构、利益格局、思想观念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在极大地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新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突出表现在:我国现在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生产力还不发达,政府所能提供的公共服务同城乡居民对公共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之间仍存在着较大差距,特别是公共服务在城乡之间、区域之间的分配很不平衡。缓解并逐步解决这个矛盾,既要不断增加政府对公共服务的投入,优化公共资源配置;同时也要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在募集社会资金、动员公众参与、吸引志愿人员、直接面向个人或群体帮助他们解决具体问题与困难等方面的优点,使社会组织在市场不愿做、政府力不从心的公共服务领域,发挥拾遗补缺的重要作用。

国际经验表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社会组织作为政府和市场之间的“第三部门”,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尤其在教育、科学、医疗卫生、社会服务、文化娱乐等方面,并以其特有的社会公益性弥补了政府和市场的不足或缺陷;满足了人们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需求,与政府、企业一起分别在政治、经济、公共领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三者之间的相互补充使得人类社会得以稳定与发展。  

适应新的形势和加强和谐社会建设的要求,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明确指出社会组织既是加强和完善社会管理的重要内容,又是公众参与社会管理、提供公益服务的重要组织载体。党的十七大报告更是把社会组织放到了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四位一体”的高度进行全面而系统的论述,并对社会组织在建设和谐社会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寄予了厚望。这充分说明了社会组织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的不可替代作用,实现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客观上需要更大程度地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因此,重视社会组织,加强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理论研究,以更好地发挥其在经济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积极作用,对于最大限度激发全社会创造活力、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对于加快推进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和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与时俱进地研究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指标体系毋庸置疑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二)研究的目的

党的十七大对社会组织在建设和谐社会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寄予了厚望。与我国蓬勃发展的社会组织相比,虽然可以定性地说明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但这方面的宏观计量研究则显得明显滞后,不足以支撑上述的定性判断。因此,适应现实社会组织形势发展的形势,加强我国社会组织与宏观经济社会发展关系的统计计量或描述方法研究目的在于:(1)为民政部门动态深度了解社会组织的发展及作用提供信息,为党和政府进一步制定科学的社会组织发展规划提供决策。(2)从理论上建立一套比较科学、公正、客观、实用的计量方法和监测指标体系,为今后定期开展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分析工作提供技术支持,甚至为建立社会组织统计学科奠定理论基础。(3)便于进行国际接轨和进行国际对比。

二、研究的思路和方法

本课题研究的基本思路和方法可以归纳为:采用系统科学理论、社会组织理论以及统计学计量和建立指标体系的理论方法。从社会组织的规模、结构、产出和效果“四个层面”作为计量出发点,建立基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位一体”的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贡献的计量方法及指标系统,以利于建立长效统计机制,进一步推动社会组织统计工作的发展。

研究框架及技术路线如下:

第二部分 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实证计量研究

要计量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前提是要能够获得反映社会组织的规模、结构、分布及效益的详细数据资料,以此为基础建立模型进行实证研究。要收集社会组织的统计数据,首先需要明确社会组织的内涵及我们的统计口径。

一、社会组织概念的探讨及本研究的口径

(一)社会组织的内涵

由于社会组织的构成相当复杂,为了对其形成具体的认识和在现实中进行分类管理,必须将社会组织划分为不同的类型。但对社会组织进行分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因为要分类就必须确定分类标准,而社会组织对象本身及对象的联系都是非常复杂的,因而可以找出多种标准来分类。如从社会组织的服务对象可以分出公共组织和专门服务组织。公共组织是面向社会提供服务的,如学校、医院等。专门服务组织则有专门的服务对象,如行业协会和商会。从职能上又可以将社会组织分为准行政组织、事业组织、公益组织以及中介组织。而从是否获利又可以将社会组织分出营利的与不营利的,慈善机构是不营利的,而许多事务所则是营利的,如此等等。显然,如果将不同标准的分类混杂在一起罗列出来,那就不仅不能对社会组织形成具体、清楚的认识,反而会造成混乱。因此,要计量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必须对社会组织有一个比较科学的统计学意义上的分类。

在我国,通常认为,社会组织是人们为实现特定目标而建立的共同活动的群体。但是,从十七大报告的内容来看,报告中提到的“社会组织”和上述概念有一定区别。十七大报告中强调的社会组织是指政党、政府之外的各类民间性的社会组织,主要包括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部分中介组织以及社区活动团队。有时也称为“新社会组织”,其组成架构及各部分包含的主要内容如下:

1、社会团体:是指由中国公民自愿组成,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按照其章程开展活动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包括学术性社团、行业性社团、专业性社团和联合性社团。

2、民办非企业单位:是指由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非营利社会活动的社会组织。按照民办非企业单位所属行业划分为教育事业类、卫生事业类、文化事业类、科技事业类、体育事业类、劳动事业类、民政事业类等。

3、基金会:是指利用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捐赠的财产,以从事社会公益事业为目的,依法成立的非营利性法人,属于社会组织。

4、社区活动团队:是指以社区群众为主,因文化知识、兴趣爱好、强身健体等不同需求而自发组织起来的,没有经过社团管理部门登记,但在街道社区有关部门备案的群众性组织。

5、社会中介组织:是指介于政府、企业、社会团体及其个人相互之间的从事协调、评价、联系等专业性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具体分为商务咨询、社会公益、鉴证监督、准司法、准行政类等。

(二)对社会组织进行国民经济核算意义上分类的探索

尽管上述分类非常科学,但实际中往往会存在边界不清或者没有纳入到国家统计体系中而在现实中难以操作的情况。如同人才的概念,尽管《人才决定》中提出的人才定义很科学(只要具有一定的知识或技能,能够进行创造性劳动,为推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设,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作出积极贡献,都是党和国家需要的人才),但该定义实际统计操作比较困难,更多的时候我们仍然是采用1982年提出的人才标准(具有中专以上学历和初级以上职称的人员)来进行统计。因此,要建立反映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贡献的指标体系,必须要与国家的统计体系接轨。基于此,我们认为在对社会组织进行分类时,在依据民政部的社会组织新分类标准以及“新社会组织”内涵的前提下,应考虑与国民经济核算和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标准互相衔接的角度来对社会组织进行统计学意义上的分类。

我们认为,对社会组织进行统计学意义上分类的目的主要有两点:一是为了更好地反映出社会组织的发展与国民经济各行业之间的联系;二是可以根据不同的分类更好地反映社会组织的特征,设计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指标体系。

理论上讲,社会组织的众多机构都是具有服务性质的机构,应该隶属于国民经济产业分类中的第三产业部门,因此,可以考虑对第三产业的行业进行社会组织意义上的分类,这样不仅可以准确地统计出社会组织的数量,还可以根据国民经济核算资料分离出我国社会组织的增加值。

                         表1   国民经济的第三产业分类

第三产业

1、交通运输

包括:仓储和邮政业铁路运输业道路运输业城市公共交通业水上运输业航空运输业管道运输业装卸搬运和其他运输服务业仓储业邮政业

2、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包括:电信和其他信息传输服务业计算机服务业软件业

3、批发和零售业

包括:批发业零售业

4、住宿和餐饮业

包括:住宿业餐饮业

5、金融业

包括: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其他金融活动

6、房地产业

包括:房地产业。

7、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包括:租赁业商务服务业

8、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

包括:研究与试验发展专业技术服务业科技交流和推广服务业地质勘查业

9、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包括:水利管理业环境管理业公共设施管理业

10、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

包括:居民服务业其他服务业

11、教育

包括:教育。

12、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

包括:卫生社会保障业社会福利业

13、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包括:新闻出版业广播、电视、电影和音像业文化艺术业 体育 娱乐业

14、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

包括:中国共产党机关国家机构人民政协和民主党派 群众团体、社会团体和宗教组织基层群众自治组织

15、国际组织

包括:国际组织

尽管在上述行业分类中,第三产业最后两项是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以及国际组织,由于它们并没有成体系地被罗列出来,这一方面还需要我们从分类结果中逐一查找和分析哪些是属于社会组织。但更重要的是按照新社会组织的定义,第三行业的其他大类中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社会组织。显然,只要我们能把所有第三产业中的行业与社会组织有关的行业确定下来,那么根据国民经济核算数据就可计算出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困难就在于我们如何去从第三行业的其他大类中把他们分出来,也就是说将第三产业分类中的小项与社会组织的分类进行比较归类。当然这部分工作量很大,尽管我们目前在本课题中不可能够完成这项任务,但我们有以下考虑。

1、对社会组织统计学意义上分类的基本原则

基于对社会组织分类的目的,我们在对社会组织进行统计学意义上分类时要遵循以下的原则:

(1)科学性原则。即统计分类一定要从统计研究的目的出发,使类与类之间在某一方面具有显著的差异,而类中各组织在该方面具有同质性,要实现这一原则,关键是正确选择分类标志和正确划分类界限。

(2)完备性原则。它是指任何一个总体单位或任何一个原始数据都能归属于某一类,而不会遗漏在外。

(3)互斥性原则。亦称不相容原则,是指任何一个总体单位或任何一个原始数据在一种统计分类中只能归属于某一个类,而不能归属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类。按照这样的原则才能促进对社会组织的科学分类。

(4)灵活性原则。对社会组织的分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为在对社会组织进行分类的时候我们必然会面临这样两种情况:一是某一个社会组织它从事了多种社会服务,我们该按何种标准来归类这样的社会组织;另外一种情况是有的社会组织本身可能属于一个新兴的行业,而它又会不断地涌现出崭新的社会组织机构和形式多样的社会组织服务活动,这样我们必须根据具体的情况来作相应的灵活处理。

2、从社会组织的组织形式来进行统计学意义上分类的探索

根据我们研究目的和原则,考虑到民政部已有的民间组织数据和便于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以及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标准相衔接,我们对社会组织探索采用从组织形式上来进行分类:

第一类是官方或半官方性质的团体型社会组织。如各级工商联、各级公证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等。这类社会组织的特点是依据有关法律成立或由政府发文组建,由政府任命机构的领导、政府授权从事专项的经济管理活动,其经费由政府资助,同时也为企业和公司从事一些社会组织性质的协调和服务。

第二类是现在的民间组织。民间组织包括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基金会三类社会法人组织。社会团体是公民自愿组成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按照其章程开展活动的社会组织,包括各种学会、协会、研究会、联谊会、联合会、促进会、商会等;民办非企业单位是由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包括各种民办学校、民办医院、民办科研院所、民办文化体育场馆、民办社会福利机构和民办社会中介服务组织等;基金会是利用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捐赠的财产,从事公益事业的非营利性组织。

第三类是公司型的组织。凡是以提供服务来收取中介费,并以营利为目的的社会组织都应该算作是公司型的组织。这类社会组织很多,业务范围很广。无论是在策略型服务和专项服务领域,都有很多机构是属于公司型的。他们向社会提供有偿服务,在国家法律和政策规定的范围内,进行独立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担风险,是具有独立经济利益的经济实体。例如金融类中介机构、信息咨询、技术服务类中介机构、广告公司、文、教、体经纪人公司等等都是属于该类型的社会组织机构。

第四类是事务所型的组织。实际上这类组织也是属于公司型的。它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但这类机构的特点是组织名称上都冠以事务所,意在突出其从事专职性服务的特点,例如会计师、审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资产评估事务所、税务事务所、房地产估价所等等,他们工作的重点在评估、审核、监测、监督方面。

(三)本次实证研究中我们对社会组织的计量口径

目前我国的社会组织数据比较缺乏。教育部一直到2002年才发布民办教育的一些主要数据,民政部直到1999年才发布民办非企业单位的统计数据,卫生部自2002年起才开始对非营利医疗机构数据进行统计,而且上述数据基本没有细化的、全方位的数据资料。这是计量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所面临的主要障碍。尽管越来越多的定性研究肯定了社会组织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定量研究并不能支撑定性研究的结论。主要原因就在于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社会组织的统计指标体系,只有民政部门对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三类组织的少量数据。可以肯定,如果仅把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民间组织等同于我国的全部社会组织,显然低估了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按照上述新社会组织的分类理论上比较科学,但由于目前还不具有统计可操作性,只能成为今后的一个工作方向。鉴于此,在实证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时,我们仍然采用目前民政部的民间组织数据,尽管采用这一数据的计量肯定会存在低估。

二、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作用机制

社会组织作为有别于政府、企业的“第三部门”,联系众多群众、企业和组织,跨越不同部门、不同所有制形式,汇聚各类优秀人才,拥有资源、技术、信息、项目等多方面优势,在科技教育、文化体育、卫生保健、扶贫开发、环境保护、法律援助、社会福利、行业管理、社区建设、农村经济等诸多领域具有很强的能量储备。目前,我国的社会组织已经遍布全国城乡,涉及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初步形成了门类齐全、层次不同、覆盖广泛的社会组织体系,在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科技等领域产生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已成为经济社会建设与管理的重要力量。从微观个量看,单个社会组织的影响可能微乎其微,但从宏观总量看,社会组织整体对经济增长与经济稳定具有不容忽视的影响。

(1)直接创造GDP。社会组织已经成为一个日益强大的经济部门,主要集中在第三产业,它所提供的社会最终产品的价值构成了社会总产品价值的一部分。

(2)带动投资,促进消费。社会组织的无偿捐赠、价格补助、服务支出等通过收入分配、价格媒介等,带动家庭(个人)、企业、政府等其他经济主体相应的投资或消费支出,产生支出的乘数效应。社会组织对某些群体实施教育、医疗等补助会引起此类产品或服务相对价格的下降,以及受益群体实际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从而提高他们对此类服务的消费。

(3)创造社会资本,促进经济增长。社会组织不仅培育社会资本,还可以创造社会资本,以此促进经济增长。从理论上讲,社会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表现在:信任、社会规范和个人之间的社会联系,这有利于克服非对称信息对经济活动的约束,减少道德风险和搭便车行为,降低交易费用,使交易双方更容易达成协议,提高经济活动的效率。 

(4)促进就业。社会组织的经济活动涉及到几十个领域,其中大多属于服务行业,大量依靠劳动力,而且服务业内部也在不断分化,形成各类新兴服务行业,从而给劳动者提供广泛的不断增加的就业空间。

(5)社会组织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宏观调控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领域活跃着5.9万个行业协会,他们积极提供政策咨询,反映合理诉求,平衡各方利益,调解贸易纠纷,加强市场交流,促进产业升级,已经成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催化剂”和“助推器”。

研究证明,当一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处于1000到3000美元之间时,由于社会经济与政治条件开始具备,社会土壤与政策环境有利于社会组织的发展,该国社会组织将因此出现爆炸式增长。不少国家的成功经验就是在此期间普遍重视对非政府组织的培育与管理,发挥其独特作用,从而有效疏缓社会矛盾与保持社会稳定。我国从2004年起人均GDP已超过1000美元,非政府组织爆炸式大发展的经济社会条件已经具备。因此,重视社会组织,发挥其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积极作用,对于最大限度激发全社会创造活力、加快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社会组织对我国宏观经济社会发展的实证计量研究

不可否认,近些年来,我国社会组织的整体规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它的蓬勃发展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是否存在内在的关联,它对经济发展是否有明显的积极影响? 我们将从宏观角度入手,通过对二者进行多元实证计量分析,试图探寻我国社会组织发展对宏观经济发展的贡献。

(一)变量选择与数据整理

在进行实证分析之前,有必要先确定宏观经济指标的选取。在一般意义上,国内生产总值(GDP) 常常被看成显示一个国家(地区) 经济状况和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它是对一国(地区) 经济在核算期内所有常住单位生产的最终产品总量的度量。根据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的演进规律,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劳动力就业人数以及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会逐渐上升,其所占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而在这个过程中,教育、文化、医疗、卫生、社会团体所起的作用应该越来越大。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必要就社会组织对第三产业的贡献也做出实证分析。这样,在计量中宏观经济的指标我们选取GDP 水平和第三产业产值(Tertiary Industry,下简称TI)的水平。

在做计量分析时我们分两个层面进行,先就我国社会组织的整体发展规模与宏观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内在关联性进行分析;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经济贡献的弹性研究。

在模型中,GDP 与TI 分别表示各个年份的国内生产总值与第三产业产值;SO、SG分别为社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数量。理论上,选择社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增加值指标会更加科学,但考虑到一方面关于社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数据目前我们只能以民政部公布的数据为基础;另一方面尽管近年来民政部开始公布社会组织增加值的数据,但也只有近两三年的数据,没有足够长的连续数据,达不到计量分析中对时间序列的长度要求,为此,我们只能采用已有统计数据中的、时间序列较长的社会组织数量数据,从社会组织数量的层面来分析一下二者的关系,尽管这个指标的选取不太令我们满意,但也是目前在现有统计情况下我们所能采取的唯一可行办法。在今后的研究中,我们可以逐步尝试采用社会组织增加值来计量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这也是我们后续研究的一个方向。

                            表2  1988-2007年中国GDP、第三产业增加值、社会组织以及社会团体数据

年份

GDP

(亿元)

第三产业增加值(亿元)

社会组织(个)

社会团体(个)

民办非企业(个)

基金会(个)

1988

15042.82

4590.259

4446 

4446 

 

 

1989

16992.32

5448.397

4544 

4544 

 

 

1990

18667.82

5890.289

10855 

10855 

 

 

1991

21781.5

7337.1

82814 

82814 

 

 

1992

26923.48

9357.377

154502 

154502 

 

 

1993

35333.92

11915.73

167506 

167506 

 

 

1994

48197.86

16179.77

174060 

174060 

 

 

1995

60793.73

19978.46

180583 

180583 

 

 

1996

71176.59

23326.24

184821 

184821 

 

 

1997

78973.03

26988.15

181318 

181318 

 

 

1998

84402.28

30580.47

165600 

165600 

 

 

1999

89677.05

33783.77

142665 

136764 

5901 

 

2000

99214.55

38713.95

153322 

130668 

22654 

 

2001

109655.2

44361.63

210939 

128805 

82134 

 

2002

120332.7

49898.9

244509 

133297 

111212 

 

2003

135822.8

56004.74

266612 

141167 

124491 

954 

2004

159878.3

64561.27

289432 

153359 

135181 

892 

2005

183867.9

73616.74

319762

171150

147637

975

2006

210871

82993.05

354393

191946

161303

1144

2007

246619

98647.6

386916

211661

173915

1340

资料来源: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网站。

(二)社会组织规模与宏观经济发展水平的关联性分析

确定我国社会组织的发展与宏观经济发展水平之间是否存在内在关联性,是进行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研究的前提。下面我们对GDP、TI、SO以及SG进行相关性检验(SPSS11.0)。

                                  表3  中国GDP、第三产业增加值、社会组织以及社会团体的相关系数表

 

 

GDP

TI

SO

SG

GDP

Pearson Correlation

1

.998(**)

.922(**)

.596(**)

 

Sig. (2-tailed)

.

.000

.000

.006

 

N

20

20

20

20

TI

Pearson Correlation

.998(**)

1

.915(**)

.565(**)

 

Sig. (2-tailed)

.000

.

.000

.009

 

N

20

20

20

20

SO

Pearson Correlation

.922(**)

.915(**)

1

.815(**)

 

Sig. (2-tailed)

.000

.000

.

.000

 

N

20

20

20

20

SG

Pearson Correlation

.596(**)

.565(**)

.815(**)

1

 

Sig. (2-tailed)

.006

.009

.000

.

 

N

20

20

20

20

                                 **  Correlation is significant at the 0.01 level (2-tailed).

相关分析结果表明,在以GDP作为因变量的模型分析中,GDP与社会组织的数量高度相关,相关系数达0.922;GDP与社会团体的数量相关系数为0.596,相关程度较社会组织低。

在以TI作为因变量的模型分析中,社会组织的整体规模与第三产业产值的相关性也非常显著,相关系数为0.915;TI与社会团体的相关系数为0.565,相关程度也较社会组织低。

这一结果说明,自1999 年以来,我国社会组织的整体发展规模与宏观经济发展水平基本都处于一种快速上升状态,二者呈现较强的相关性。

(三)社会组织规模与宏观经济发展水平的因果性分析

确定我国社会组织的发展与宏观经济发展水平之间是否具有因果性,是进行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弹性分析的前提。为避免序列之间出现伪相关关系,我们首先分别对上述GDP、TI、SO以及SG序列进行格兰杰(Granger)因果检验,检验结果如下(Eviews3.0)。

对GDP与第三产业增加值的Granger因果检验结果表明:在96%以上的置信水平上,GDP与第三产业增加值呈双向格兰杰因果关系,也就是说GDP与第三产业增加值之间互为因果关系,这与理论和实践非常符合。

                                 表4  中国GDP、第三产业增加值、社会组织以及社会团体的因果检验

Pairwise Granger Causality Tests

  Null Hypothesis:

Obs

F-Statistic

Probability

  TI does not Granger Cause GDP

18

 6.25546

 0.01250

  GDP does not Granger Cause TI

 4.26364

 0.03769

  SO does not Granger Cause GDP

18

 0.78314

 0.47738

  GDP does not Granger Cause SO

 6.83461

 0.00937

  SG does not Granger Cause GDP

18

 1.53899

 0.25126

  GDP does not Granger Cause SG

 1.84361

 0.19730

  SO does not Granger Cause TI

18

 0.66316

 0.53181

  TI does not Granger Cause SO

 5.85832

 0.01535

  SG does not Granger Cause TI

18

 1.23468

 0.32290

  TI does not Granger Cause SG

 0.92333

 0.42174

  SG does not Granger Cause SO

18

 3.31923

 0.06846

  SO does not Granger Cause SG

 1.06978

 0.37145

对社会组织与GDPGranger因果检验结果表明:社会组织数量不是GDP的格兰杰原因,但GDP是社会组织数量的格兰杰原因,这说明社会组织的数量增加并不是我国GDP增长的格兰杰原因,相反我国GDP的增长却导致了社会组织数量的增长。同样对社会组织与第三产业的Granger因果检验结果也呈现出上述结论。这说明序列GDP以及第三产业增加值与社会组织之间确实存在因果关系,这为我们建立回归方程提供了理论支撑。

(四)社会组织规模与我国宏观经济发展水平弹性分析

1、国内生产总值社会组织数量弹性分析

从下图可以看出,社会组织(SO与GDP明显不呈简单线性关系,而是近似幂函数关系,我们假设如下幂函数:

     SO = A*(GDP)α       其中:A为常数,取A=ec

两边取自然对数得:LnSO = C + α*LnGDP

我们之所以选取幂函数的另一个原因是可以进行对数处理以减轻数据的波动,也便于对数据进行单位根检验。

  Eviews3.0的分析的结果如下:

Variable

Coefficient

Std. Error

t-Statistic

Prob.  

C

2.119269

1.107160

1.914148

0.0763

LNGDP

0.345454

0.159789

2.161943

0.0484

LNSO(-1)

0.960413

0.148318

6.475342

0.0000

LNSO(-2)

-0.458453

0.144392

-3.175050

0.0067

R-squared

0.915639

    Mean dependent var

12.04892

Adjusted R-squared

0.897562

    S.D. dependent var

0.783353

S.E. of regression

0.250720

    Akaike info criterion

0.264167

Sum squared resid

0.880044

    Schwarz criterion

0.462027

Log likelihood

1.622500

    F-statistic

50.65133

Durbin-Watson stat

2.892480

    Prob(F-statistic)

0.000000

相应的分步滞后方程为:

LnSO= 2.11927 + 0.34545LnGDP+ 0.96041LnSOt-1 - 0.45845LnSOt-2 + Vt

由相应的分步滞后方程可以得出宏观国内生产总值社会组织数量回归方程为:

LnSO= 4.2552 + 0.6936LnGDPt

从回归拟合及残差图的情况来看,回归拟合效果比较理想。 

 

根据上面的检验结果可以看出,序列LnSO和LnGDP不存在伪回归和伪相关,因此,我们得出的回归方程是可信的。根据弹性系数的定义,对上式全微分可以得到GDP对社会组织的弹性系数为0.6936,表明GDP总量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将带来社会组织数量增长0.6936个百分点。

2、第三产业增加值对社会组织数量弹性分析

同样从下图可以看出,社会组织数量与第三产业增加值也明显不呈简单线性关系,而是近似幂函数关系,我们假设如下幂函数:

     SO = A*(TI)α       其中:A为常数,取A=ec

两边取自然对数得:LnSO = C + α*LnTI

我们之所以选取幂函数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可以进行对数处理以减轻数据的波动,也便于对数据进行单位根检验。

 Eviews3.0的分析的结果如下:

Variable

Coefficient

Std. Error

t-Statistic

Prob.  

C

1.602064

0.821673

1.949757

0.0731

LNTI

4.234063

1.361018

3.110954

0.0083

LNSO(-1)

0.671651

0.154171

4.356540

0.0008

LNTI(-1)

-3.671766

1.263719

-2.905524

0.0123

LNSO(-2)

-0.332654

0.118905

-2.797644

0.0151

R-squared

0.948559

    Mean dependent var

12.04892

Adjusted R-squared

0.932730

    S.D. dependent var

0.783353

S.E. of regression

0.203173

    Akaike info criterion

-0.119380

Sum squared resid

0.536633

    Schwarz criterion

0.127946

Log likelihood

6.074420

    F-statistic

59.92863

Durbin-Watson stat

2.615790

    Prob(F-statistic)

0.000000

相应的分步滞后方程为:

LnSO= 1.602064 + 4.234063LnTI+ 0.671651LnSOt-1 - 3.671766LnTIt-1

- 0.332654LnSOt-2  + Vt

由相应的分步滞后方程可以得出第三产业增加值社会组织数量回归方程为:

LnSO= 2.4274 + 0.8507LnTIt

从回归拟合及残差图情况来看,回归拟合效果比较理想。 

根据上面的检验结果,序列LnSO和LnTI不存在伪回归和伪相关,因此,我们得出的回归方程是可信的。根据弹性系数的定义,对上式全微分可以得到第三产业增加值对社会组织的弹性系数为0.8507,表明第三产业增加值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将带来社会组织数量增长0.8507个百分点。

四、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国际比较

2006年我国统计数据中增加了民政行业单位增加值的核算。根据2006年初步核算结果民政行业单位增加值为1344.8亿元,占第三产业的比重1.8%,占整个GDP的比重为0.64%。2007年全国各类民政登记管理单位增加值1501.2亿元,占服务业的比重1.56%,占整个GDP的比重为0.61%。由于民政部门登记的民间组织并不等同于我国的全部社会组织,显然上述结果低估了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

从国际上看,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非营利部门比较项目的调研结果表明,在1995年,以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瑞典、意大利等22个国家的非营利部门的支出平均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6%,非营利组织就业占所有非农就业的近5%,占所有服务行业就业的10%,占所有公共部门就业的27%。此外,Anheier Helmut K.&Rudney Gabfid(1998)对美国和前西德社会组织的研究也揭示,美国社会组织每向最终消费者提供1美元的服务将带来商业领域额外83美分的间接支出,即乘数效应为1.83;而前西德社会组织支出的乘数效应是1.43。这一方面表明,社会组织在经济增长、促进消费、提供服务、协调利益、化解矛盾、反映诉求等方面具有积极的协调作用;一方面也表明,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还比较低,发展潜力还很大。

五、结论

通过对我国社会组织发展与宏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之间的实证分析,首先从整体发展规模上确定了社会组织与宏观经济发展的内在密切关系,即从社会学和经济学的角度出发,可以认为社会组织是宏观经济蓬勃发展的产物,特别是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带动了整个社会组织的发展。第三产业增加值对社会组织的弹性系数0.8507大于GDP对社会组织的弹性系数0.6936就说明了这一点。

需要说明的是,社会组织的职能主要不是带来经济效益和经济增长,而是提供居民所需的社会服务、公共服务,弥补政府和市场的不足,为人民和其他各类组织提供更好的生存环境和发展机会,服务社会以创造和谐稳定。所以,在计算社会组织的效益时,必须要考虑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两个方面。一直以来,如何计算社会效益,是经济学和社会学想衡量但又难以衡量的课题,在今后的研究中我们期望,通过建立经济社会的理论框架,并借鉴国外的实践经验,努力研究提出量化社会效益的方法。

          第三部分  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指标体系研究

一、构建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统计指标体系的目的

分析和评价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如何,除了要进行定性的描述和分析之外,更重要的是需要对其进行定量描述和定量分析。也就是说,要寻找或建立一个度量标尺,通过这一度量标尺去测量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进而回答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多大?在各区域之间社会组织发展所处的位置如何?增强或提升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途径是什么?

建立社会组织统计指标体系的目的就在于:一是满足国民经济核算和计量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需要;二是反映该社会组织的发展变化趋势,为今后定期开展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统计分析工作提供技术支持,为政府部门制定促进社会组织健康发展的具体措施提供科学的决策依据。

二、构建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统计指标体系的原则

作为一个统计指标体系应该能够较好的反映社会组织的发展基础、发展水平以及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程度等,并便于在实际工作中应用,为评价和制定社会组织发展政策服务。因此,在构建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指标体系时我们遵循以下原则:

1、衔接性原则。社会组织核算作为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一部分,要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相衔接,把社会组织增加值作为指标体系中的核心指标,在总量上反映社会组织的规模及其对国民经济的拉动作用。

2、全面性和主要性原则。指标体系应全面覆盖社会组织的规模、速度、对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的贡献等主要构成要素都应能在指标体系中得到反映,以从不同侧面反映社会组织的发展状况。但同时社会组织贡献指标体系也要遵循主要性原则,不能采取简单罗列,使指标体系过于膨胀,而削弱主要指标的影响力,尽可能地用选择综合性指标来反映全面的信息。

3、科学性原则。指标体系应具有清晰的层次结构,选取的各项指标具有明确的经济意义、范围,对于所要反映的要素具有较好的代表性,并能够以科学准确的方法来进行测定。

4、可操作性原则指标的设计一定要遵循可操作性原则,不能不切实际,设计的指标一定要简单明了,容易理解,数据容易搜集,不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来搜集,最好利用现有的统计资料及相关部门的统计、会计和业务资料。此外,设计指标的时候不能过多过杂,增大获取指标而要开展的统计调查工作的难度,但是也不能过于简单,不能反映问题。

5、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原则。一般来说,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指标应常用定量指标表示,以具有较强的客观性、清晰性和可比性,但定量指标的不足在于不易从整体性和关联性中获得总体信息。因此,为了保持社会组织贡献指标的科学性和完整性,既要使定量指标与定性指标分开使用,又要适当地将二者有机结合,以避免评价时的随意性或以偏概全。

6、可比较性原则。所选取的指标应易于进行国际和国内区域之间开展相互间的比较,明确区域间社会组织的发展水平,为科学的评价社会组织发展提供依据。

三、构建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统计指标体系的思路

为更好地完成指标体系的设计工作,我们制定了科学的研究流程。

为了充分利用现有统计资料,首先我们对目前已存在数据的部分社会组织统计指标进行整理,分类,形成了原始数据库。

其次,我们基于对社会组织贡献内涵的把握,在科学的指标编制原则基础上,运用定性与定量分析、统计资料和抽样调查相结合的方法,从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系入手分别提出了“过渡型、理想型”两套兼顾当前与未来,基础与提高,既有普遍意义,又能突出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指标体系。过渡型评价指标体系是基于对目前的调研结果和当前社会组织统计工作的实际情况设计的,是当前最接近实际且可操作的评价指标体系;理想型评价指标体系既体现了较高水平的先进性,又兼顾了社会组织统计工作可预期的发展状况,是应积极创造条件,分阶段地逐步实施的一种理想评价模型

两套指标体系初步形成后,我们又对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问题进行了部分调研和专家咨询工作,在调研基础上,我们又对指标体系进行了进一步修订,最终形成了“过渡型、理想型”两套指标体系。

四、社会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统计指标体系的构建

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指标体系建立是一项基础性、系统性的工程,我们通过建立三级指标体系来实现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监测评价。

(一)“理想型”三级指标体系的构建

基于对社会组织内涵的把握,在遵循上述指标编制原则的基础上,我们把总量规模、结构分布、发展速度、发展效益、社会评价作为衡量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主要标准,也就是建立五个一级指标。一级指标建立后,我们可以分别分解一级指标形成了18个二级指标。二级指标建立后,再分别对二级指标进行再分解形成更加详细的51个三级指标。这样经过层层分解,就形成了“理想型”的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三级统计指标体系(见表5)。

                           表5  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指标体系(理想型)

指标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三级指标

 

 

 

 

 

 

1、总量规模

2.1  组织数量

3.1   社会组织总量

3.2   万人拥有社会组织数

2.2  产值

3.3   社会组织增加值总量

3.4   社会组织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贡献度)

3.5   社会组织增加值占第三产业产值的比重(贡献度)

3.6   平均每个社会组织产值

2.3  就业人员

3.7   就业人员总量

3.8   就业人员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贡献度)

3.9   就业人员占非农就业人口的比重(贡献度)

3.10  就业人员占第三产业就业人口的比重

(贡献度)

3.11  平均每个社会组织就业人员

2、结构分布

2.4  行业分布

3.12  工商服务业、农业及农村发展、科学研究、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生态环境、社会服务、法律、宗教、职业及从业者组织、国际及涉外组织、其他社会组织各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2.5  性质分类

3.13  各大类社会组织各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3.14  合伙、法人和个体社会组织各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2.6  区域分布

3.15  地级和县级社会组织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3.16  各省市、自治区社会组织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3、发展速度

2.7  数量发展

3.17  年度社会组织新增数量

3.18  年度社会组织数量增长率

2.8  产值发展

3.19  年度社会组织新增产值

3.20  年度社会组织产值增长率

2.9  就业发展

3.21  年度社会组织新增就业人员

3.22  年度社会组织就业人员增长率

4、发展效益

2.10  经济建设

3.23  劳均增加值(劳动生产率)

3.24  社会组织数量对GDP总量的弹性系数

3.25  社会组织数量对第三产业产值的弹性系数

3.26  社会组织增加值对GDP总量的弹性系数

3.27  社会组织增加值对第三产业产值的弹性系数

2.11  社会建设

3.28  社会组织数量对总体就业的弹性系数

3.29  社会组织就业对总体就业的弹性系数

3.30  社会组织就业对第三产业就业的弹性系数

3.31  规范社会行为发挥作用的情况

3.32  提供公共服务发挥作用的情况

3.33  反映公众诉求发挥作用的情况

3.34  化解社会矛盾发挥作用的情况

3.35  激发社会活力发挥作用的情况

2.12  政治建设

3.36  推动政府决策民主化发挥作用的情况

3.37  推动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发挥作用的情况

3.38  推动政府决策公开化发挥作用的情况

3.39  年度参与政府(重大)决策咨询活动的数量及增长率情况

2.13文化建设

3.40  年度开展有较大影响的公益性文化活动的数量及增长率情况

3.41  开展公益性文化活动的效益情况

2.14  国际影响

3.42  拥有国际上有影响的社会组织数量

3.43  与国外社会组织沟通协作的项目数量及增长率

3.44  社会组织在国际事务中的发挥作用情况

5、社会评价

2.15  正向评价

3.45  社会组织年检通过率

3.46  被正面宣传的社会组织数量及比重

2.16  逆向评价

3.47  社会组织年检未通过率

3.48  受政府有关行政处罚的社会组织数量及比重

3.49  受社会公众、媒体等举报(暴光)的社会组织数量及比重

2.17  满意度

  评价

3.50  政府、社会公众、出资人、举办者、会员、媒体等对社会组织的满意度评价

2.18  公信力

  评价

3.51  政府、社会公众、出资人、举办者、媒体等对社会组织的公信力评价

(二)主要指标解释及计算

1、万人拥有社会组织数:指总人口中每10万人拥有的社会组织数量。

2、社会组织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贡献度):指社会组织增加值占GDP总量的比重。

3、社会组织增加值占第三产业产值的比重(贡献度):指社会组织增加值占第三产业产值的比重。

4、平均每个社会组织产值:指社会组织总产值(增加值)与社会组织总数量的比值,反映平均每个社会组织的产值规模。

5、就业人员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贡献度):指社会组织就业人员占全社会就业人员的比重。

6、就业人员占非农就业人口的比重(贡献度):指社会组织就业人员占全社会非农业就业人员的比重。

7、就业人员占第三产业就业人口的比重(贡献度):指社会组织就业人员占第三产业就业人员的比重。

8、平均每个社会组织就业人员:指社会组织总就业人员与社会组织总数量的比值,反映平均每个社会组织的人员规模。

9、劳均增加值:指社会组织总产值(增加值)与社会组织总就业人数的比值,反映社会组织的劳动生产率。

10、社会组织数量对GDP总量的弹性系数:指社会组织数量增长率与GDP增长率的比值。

11、社会组织增加值对GDP总量的弹性系数:指社会组织产值增长率与GDP增长率的比值。

12、社会组织增加值对第三产业产值的弹性系数:指社会组织产值增长率与第三产业产值增长率的比值。

13、社会组织就业对就业总量的弹性系数:指社会组织就业增长率与就业总量增长率的比值。

14、社会组织就业对第三产业就业的弹性系数:指社会组织就业增长率与第三产业就业增长率的比值。

15、规范社会行为发挥作用的情况:指社会组织在规范社会行为方面发挥的作用情况,该指标以及关于社会组织的其他一些定性指标的获取通常都采取抽样调查打分得到。

 

需要说明是,以上指标体系只是我们的一个指标框架,其实一些结构性指标都是一个指标集合,如果将他们打开将是很多指标。其次,很多结构性指标也都可以进一步与发展速度指标结合而形成一些新的指标。如果这样计算的话,涵盖上述考虑的三级指标体系将远远超过51个三级指标。

尽管这样,以上的“理想型”的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三级统计指标体系也分别以相应的多项单因素为指标,可以从不同的视角来对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作出描述。这些指标大部分能从现有的统计资料中获得,这为统计监测分析提供了便利。对于难以定量的指标,我们可以采取抽样调查等方法来获取,并使用现代系统决策理论提供的评价方法对各种指标的测量值(对定性指标进行定性描述、打分或模糊定量)来进行处理。

此外需要强调的是,由于社会组织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动态发展的,因此,其指标体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应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适时进行调整,以适应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要求。

(三)“过渡型”三级指标体系的构建

鉴于我国目前的社会组织统计基础还比较薄弱,理想型评价指标体系中有很多指标目前还无法获得相应数据。为此,我们根据当前社会组织统计工作的实际情况设计了“过渡型”的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三级统计指标体系,这是当前最接近实际且可操作的评价指标体系

                        表6  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的统计指标体系(过渡型)

指标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三级指标

 

 

 

 

 

 

1、总量规模

2.1  组织数量

3.1   社会组织总量

3.2   万人拥有社会组织数

2.2  产值

3.3   社会组织增加值总量

3.4   社会组织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贡献度)

3.5   社会组织增加值占第三产业产值的比重(贡献度)

3.6   平均每个社会组织产值

2.3  就业人员

3.7   就业人员总量

3.8   就业人员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贡献度)

3.9   就业人员占非农就业人口的比重(贡献度)

3.10  就业人员占第三产业就业人口的比重

(贡献度)

3.11  平均每个社会组织就业人员

2、结构分布

2.4  行业分布

3.12  工商服务业、农业及农村发展、科学研究、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生态环境、社会服务、法律、宗教、职业及从业者组织、国际及涉外组织、其他社会组织各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2.5  性质分类

3.13  非公募基金占全部基金会的比重

3.14  合伙、法人和个体社会组织各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2.6  区域分布

3.15  地级和县级社会组织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3.16  各省市、自治区社会组织占全部社会组织的比重

3、发展速度

2.7  数量发展

3.17  年度社会组织新增数量

3.18  年度社会组织数量增长率

2.8  产值发展

3.19  年度社会组织新增产值

3.20  年度社会组织产值增长率

2.9  就业发展

3.21  年度社会组织新增就业人员

3.22  年度社会组织就业人员增长率

4、发展效益

2.10  经济建设

3.23  劳均增加值(劳动生产率)

3.24  社会组织数量对GDP总量的弹性系数

3.25  社会组织数量对第三产业产值的弹性系数

3.26  规范社会行为发挥作用的情况

3.27  提供公共服务发挥作用的情况

3.28  反映公众诉求发挥作用的情况

3.29  化解社会矛盾发挥作用的情况

3.30  激发社会活力发挥作用的情况

2.12  政治建设

3.31  推动政府决策民主化发挥作用的情况

3.32  推动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发挥作用的情况

3.33  推动政府决策公开化发挥作用的情况

3.34  年度参与政府(重大)决策咨询活动的数量及增长率情况

2.13文化建设

3.35  年度开展有较大影响的公益性文化活动的数量及增长率情况

3.36  开展公益性文化活动的效益情况

2.14  国际影响

3.37  拥有国际上有影响的社会组织数量

3.38  与国外社会组织沟通协作的项目数量及增长率

3.39  社会组织在国际事务中的发挥作用情况

5、社会评价

2.15  正向评价

3.40  社会组织年检通过率

3.41  被正面宣传的社会组织数量及比重

2.16  逆向评价

3.42  社会组织年检未通过率

3.43  受政府有关行政处罚的社会组织数量及比重

3.44  受社会公众、媒体等举报(暴光)的社会组织数量及比重

2.17  满意度

  评价

3.45  政府、社会公众、出资人、举办者、会员、媒体等对社会组织的满意度评价

2.18  公信力

  评价

3.46  政府、社会公众、出资人、举办者、媒体等对社会组织的公信力评价

               第四部分  研究中发现的问题及下一步研究思路

一、研究中发现的问题及建议

(一)研究中发现的问题

1、基础数据缺乏且资料可使用率不高

目前我国的社会组织数据比较缺乏。教育部、民政部、卫生部、工商等一些部门也都开展了对所属社会组织的统计工作,但上述数据基本上没有细化的、全方位的数据资料,数据之间口径不统一,可使用率不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计量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所面临的主要障碍。近年来,民政部门对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三类组织的统计数据相对完整,但也很多指标没有连续性。可以肯定,如果仅把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民间组织等同于我国的全部社会组织,肯定低估了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

2、国民经济核算统计数据在使用上受到很大限制

理论上讲,社会组织的众多机构都是具有服务性质的机构,应该隶属于国民经济产业分类中的第三产业部门,因此,只要有对第三产业的社会组织意义上的分类,就可以准确地统计出社会组织的数量,还可以根据国民经济核算资料分离出我国社会组织的增加值。但现实是我们并没有对第三产业的社会组织进行详细的分类,导致了国民经济核算统计数据在使用上受到很大限制。

(二)建议

1、尽快建立社会组织信息平台

在对第三产业的社会组织意义上的统计分类还没有建立起来之前,可以考虑先建立社会组织信息平台。通过这个信息平台,统一各专业主管部门的社会组织信息资源,共享、规范各有关部门的社会组织统计数据。因此,民政部门应会同其他专业部门、统计部门尽快地出台相关规定,在全国建立起社会组织信息平台和正常的数据采集工作机制,作到社会组织统计数据的共享性、便利性、准确性和及时性,以促进社会组织信息工作的全面提升和迅速发展。

2、加强对社会组织统计工作者的统计知识培训

加强对社会组织统计工作者特别是基层社会组织统计工作者的统计知识培训,使他们掌握相关社会组织统计指标的口径、含义以及统计方法,为更好的开展相关社会组织工作奠定组织基础。

二、下一步我们的研究思路

(一)探索对第三产业的社会组织意义上的分类

尽管在第三产业行业分类中,第三产业最后两项是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以及国际组织,由于它们并没有成体系地被罗列出来,这一方面还需要我们从分类结果中逐一查找和分析哪些是属于社会组织。但更重要的是按照新社会组织的定义,第三行业的其他大类中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社会组织。显然,只要我们能把所有第三产业中的行业与社会组织有关的行业确定下来,那么根据国民经济核算数据就可计算出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下一步我们将适时开展对如何从第三行业的其他大类中把社会组织分离出来的工作,也就是说将第三产业分类中的小项与社会组织的分类进行比较,并进行归类。

(二)探索对社会组织的社会效益的计量方法

社会组织的职能主要不是带来经济效益和经济增长,而是提供居民所需的社会服务、公共服务,弥补政府和市场的不足,为人民和其他各类组织提供更好的生存环境和发展机会,服务社会以创造和谐稳定。所以,在计算社会组织的效益时,必须要考虑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两个方面。一直以来,如何计算社会效益,是经济学和社会学想衡量但又难以衡量的课题,在今后的研究中我们期望,通过建立经济社会的理论框架,并借鉴国外的实践经验,努力研究提出量化社会效益的方法。

 

课题主持人:谭永生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  

课题组成员:宋  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

            侯志强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

            陈大红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信息中心

 

参考文献:

[1]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编:《中国民间组织评估》,中国社会出版社,2007。

[2]邓国胜:《民办非企业单位问题研究》,中国社会出版社,2004。

[3]王名:“中国民间组织的现状与相关政策建议”,《中国行政管理》,2004 年第1期。

[4]何云峰、马凯:“当前我国社会组织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 年第2 期。

[5]邓国胜:“非营利组织‘APC’评估理论”,《中国行政管理》,2004 年第10 期。

[6] 刘培峰:《社会组织的几个相关概念的思考》.《中国行政管理》,2004 年第10 期。

[7]赵黎青:“非政府组织:组织创新与制度创新”,《江海学刊》,1999年第6期。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督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