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简介:
     截至2014年底,我国行业协会商会数量达到近7万个,每年以10%到15%的速度增长,在各类社会团体中数量最多、增速最快。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深入,我国出现了一批独立自主、能力突出、公信力高、示范作用强的行业协会商会,这些行业协会商会在积极反映会员诉求、参与相关产业政策研究制定、加强行业自律、完善行业管理、协调国际贸易纠纷、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5年7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方案提出,积极稳妥推进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的职能边界,加强综合监管和党建工作,促进行业协会商会成为依法设立、自主办会、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社会组织。
    方案还提出,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工作由民政部牵头负责,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通过试点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

 
当前位置: >> 政策解读

  发布时间:2015-07-22

 

行业协会脱钩可望三赢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要求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

行业协会商会是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我国行业协会商会发展迅速,其数量从上世纪80年代末不足1000个,迅速发展到2014年底近7万个,是各类社会团体中数量最多、增速最快的组织类型。

行业协会存在的目的在于弥补市场和政府失灵,降低交易成本。其作为一种介于市场和政府之间的治理机制,无论在预想效果中,还是大量成功实践中,都可以同时起到服务会员与协助政府的双重作用。而这一点,尤其对于正努力推进“小政府、大社会”转型的当代中国而言,尤其具备重要乃至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

当然,作为历史沿革的一部分,我国行业协会在政府与企业间的“居中”地位时有偏差,这主要因为很多行业协会本就脱胎于行政部门,而这些所谓“自上而下型”的行业协会不仅自身定位不清,而且作为管理者的政府部门也会基于管理上的便利性,以及扩展自身职权范围的内在倾向,不愿放弃对行业协会的直接控制和干预。

这种夹缠不清引致的恶果并不鲜见,譬如曾经为人熟知的足协贪腐与足坛“假、赌、黑”问题等。如今随着改革步步深入,行业协会即将迎来正本清源彻底革新。这种革新因其不同以往的彻底性与全面性,可望加速引导出三赢局面:

首先,行业协会“脱钩”有利于政府把该放的权力放到位,如此一则可以使政府专注于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再则可以通过行业协会角色回归与职能归位,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改进社会治理方式,实现政府治理与社会自我调节良性互动。

其次,行业协会“脱钩”有利于推进行业内外部关系有序化,增进行业内会员共同利益。这主要体现在行业协会存在的原因之一,本就在于政府和企业有可能出现暂时性、局部性的目标不一致,而行业协会在协调、处理这种经常发生的不一致时,如果不先行切断自身与行政机关间的利益链条,那么,不仅这种协调很容易既欠缺公平,又欠缺效率,甚至其自身,也很容易构成对企业会员利益的又一重损害。

最后,行业协会“脱钩”不仅不会损害行业协会治理的有效性,而且还会使其获得更大发展空间。因为在行业协会背负本不该背负的利益负担情况下,其本身也常常成为受害者。如,公信力不足导致治理低效率、高成本,而且会员还可能选择“用脚投票”,因此,要摆脱这种看似有利但反受其害的局面,只有立足“脱钩”后的自主运行,才能在充分发挥独特优势和应有作用过程中,不断汲取发展动能,持续体现自身价值。(葛丰)

 

来源:经济网-中国经济周刊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督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